愛麗絲的召喚···》

愛麗絲的召喚···》
。。。
妳的召喚是最美麗的語言
我又一次
掉進那不合邏輯的夢裡
和我的童年相遇⋯⋯⋯⋯
距離上次的奇蹟
愛麗絲
這次是妳19歲的Party (派對)
帶著妳的逃婚日記
追逐白兔的足跡
進入
阿斯可勳爵家的秘密基地
那一天
我正在那裡
等候
喚醒妳幼齡的回憶⋯⋯⋯
妳磨劍霍霍
在奇妙日的宿命裡
揮舞旌旗
粉碎紅心女皇與黒騎
迎接撲克大軍的勝利
我成蛹蟄伏⋯⋯
等待妳飲下魔龍之液
啓動時空之旅
然後
聆聽妳的召喚
陪伴妳浪跡天涯
羽化成-蝶衣⋯⋯⋯⋯⋯

櫻花雨···》

櫻花雨···》
。。。
我來了
和離別前的約定一樣
在相同的樹下守候妳
守候那季節裡的諾言
守候那櫻花的開落
每一年
我都是回憶裡的過客
匆匆地來
卻不能匆匆地走
待櫻花落盡時
才猛然回首
和往年相同的故事
相同的思念相同的我
⋯⋯⋯⋯⋯⋯⋯⋯⋯
一樣的
春寒料峭的天空
下雨了
今年又等不到妳的承諾
我已經記不得
這是第幾年的等候了
但我想知道
每當雨落下的時候
妳能聽到我想妳的聲音嗎
雨絲幻化成片片的花影
這一場離別的櫻花雨
只留下一片胭紅在我懷裡
⋯⋯⋯⋯⋯⋯⋯⋯⋯

八百公里外的月光···》

八百公里外的月光···》
。。。
那一年藍色天空的九月
飛行一顆受傷的種子
飄洋
八百公里的寂寞
落在遙遠的異鄉
那一天有離愁的月光⋯
那一年華燈初上的珠江
有繾綣的迷情與笙歌
不夜
奢糜的紅燈綠酒
搖曳的儷影雙雙
那一天有思念的月光⋯
那一年風華正茂的容顏
有流連的眼神與眷戀
逝去
熟悉的呢喃愛語
陌生的剪影背離
那一天有迷茫的月光⋯

送來迷迭香的氣息
是我對你的最後的回憶
我飲盡一杯五糧
獨酌狂野的歌曲
在"浪人情歌"裏
重複嘶唱

不要再想妳 
不要再愛妳 
讓時間悄悄的飛逝 
抹去我倆的回憶
對於妳的名字 
從今不會再提起 
不再讓悲傷 
將我心佔據⋯⋯⋯⋯⋯!!

李白,別走⋯》

李白,別走⋯》
。。。
夜深·人醉·歌終·淚盡
李白,別走,請君停
待天明丶酒醒丶歌興丶人語
再喚你着衣騎鯨
與君對酌三百飲⋯⋯
風微·水平·黃月·亮銀
李白,別去,君勿行
待風起丶浪吟丶紅袍丶官庭
再喚你披裘馭馬
與君長醉不願醒⋯⋯
奈何你
船舷醉倚
斗酒十千恣歡愉
去去去
將進酒,君莫停
一輪明月伴君席⋯⋯
備註:《有書記載;李白因醉酒,投水抱月而終,死後跨騎鯨背仙遊而去。》

我輕輕走進妳的花園···》

我輕輕走進妳的花園···》
。。。
等在每天的第一道曙光
被妳輕輕地召喚
我輕輕地走進妳的花園
灑開一片金黃
妳說
許我一雙翅膀
跟隨蒲公英的種子飛翔
陽光-灑在種子的身上
逆著透明的光
像朵朵白色的小傘
引我進秘密的花房
⋯⋯⋯⋯⋯
藍色的精靈
是玫瑰上被呵護的靈魂
開始為妳戒嚴武裝
像盡職的蜂兒
守護牠們最尊貴的女王
然後
跟我索取
世上最複雜的密語通關
⋯⋯⋯⋯⋯
因為
我是最柔軟的對手
每一朵都偽裝成一個紅
深怕我輕易認出
又輕易將妳摘折
我知道妳在等我
在花香的某處
妳不安的靈魂
在我說出
愛情-這複雜的密語時
已被我一步步征服
⋯⋯
我再次
探索妳紅色的情愫
妳輕輕傾吐
花語漾在風裏
有我熟悉的聲音
我知道
妳就在那裡
藍色守護妳的精靈
幻化成狐媚的人形
用我知道的語言

卿須憐我 我憐卿⋯

愛情巧克力···》

愛情巧克力···》
。。。
噢 ㄇㄞˇ ㄍㄚ˙
熱線講不完
熱情無法擋
我們戀愛了嗎
甜滋滋黏糊糊
是藍牌慕斯卡企
還是雷神巧克力
⋯⋯
鎮住丶鎮住⋯
箭還在⋯
還在比特手裏
心都發熱了
無法呼吸⋯
瑪麗亞啾咪啾咪
⋯⋯⋯⋯
妳可愛到不能自己
我也帥得無法自理
媽媽吖丶媽媽咪吖
也就是一杯威士忌
噴火沒關係
慾火滅不息
南無啊彌啊彌⋯⋯
是世界末日來臨
還是荷爾蒙的核子威力
⋯⋯⋯⋯
丘先生比特大帝
快射出那一箭
讓我明白澈底
完了!完了!
還是那句
瑪麗亞啾咪啾咪…
難道是表錯情會錯意
箭怎麼沒射在我這裡
而是那個
口袋馬克馬克的
麥可查理⋯⋯⋯⋯⋯!!
《註解:藍牌慕斯卡企,是一種帶有濃郁獨特麝香丶玫瑰丶葡萄丶荔枝及鳳梨和芒果等熱帶水果香氣的汽泡酒。
口袋馬克馬克:就是有錢的意思。》